长命百岁,大富大贵

【魔兽】一个变身术引发的悲剧—1(洛萨/卡德加)

*洛萨变狮鹫是群里的梗,本来是个肉梗但是我不会写肉。

*逻辑有问题、文笔喂狗、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错。

*不玩游戏,只看了电影。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卡德加嘴角抽搐地看着面前这只高大狂躁的骏马,对方一边跺着地面一边嘶鸣,还在卡德加企图靠近安抚时打了一个响鼻喷了他一脸白气。

     “洛萨!停下好吗?我只是把你身体变成马了,可没有连脑子一起变了。”

       骏马站定,直勾勾地看着小法师,用眼神说出:“你还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啊?!”

      卡德加捂住脸,用力抹了一把,“我只是为了预防以后在战场上再被抢了马,所以研究了一下可以把别的动物变马应急一下的法术。”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笼子,里面装了一只蚂蚱,“然后我施法时你忽然从天而降,还正好挡在前面,所以这事不能怨我吧?”

       骏马非常潇洒地甩了甩头,马鬃像一面旗帜飞扬起来,他抬起前蹄在地上划了划,卡德加靠近仔细辨识了一下,勉强明白了他的意思,“呃,我还没有研究怎么还原,不过这个法术本来就是有时限的,只是有多久我还不太清楚。”他挠了挠后脑勺,“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等着,二是我有个法术……”洛萨哼了一声打断他,明明白白地拒绝了第一个提议。

       伴随着法师低吟的咒语,炫目的蓝光平地而起包裹住骏马,待光芒散去,一只狮鹫和法师大眼瞪小眼。狮鹫低头表情复杂地看了看自己的身躯,沉默了一下,然后暴跳起来劈头盖脸地朝法师糊一翅膀。

      “是你不听我把话说完的!”卡德加赶紧逃开,手忙脚乱地把头上的羽毛拍掉,“你就等一会吧,我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还原法术弄出来。”

狮鹫向他走了几步,步子还不太稳,看来洛萨还不能很好地掌控这具身体。

    “你别乱动,先练习一下怎么保持平衡。”话音刚落,面前的猛兽就以一种非常让人不爽地谜之自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展开巨大的羽翼开始狂扇起来,卡德加忽然有了极其不详的预感,果然,下一秒洛萨就不负期望地猛地升空,狠狠撞破墙壁把自己扔出了法师塔。

       卡德加目瞪口呆地凌乱了,洛萨起飞时掀起的风把抖落的羽毛全数卷到了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像刚从鸡窝里捞出来的一样。不过他顾不上这些迅速冲到洞口,嘴里念着悬浮术的咒语搜寻洛萨的身影,只见对方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绕着法师塔摇摇晃晃地飞着,但每次差点要装到塔壁都又能惊险地避开,看得卡德加心惊肉跳差点咬到舌头。

       不过毕竟是洛萨,在把小法师吓出心脏病之前,他基本掌握了平衡的技巧,过不多时也可以做到自由转弯和升降了。卡德加不由得赞叹了一声,但看了一会又觉得哪里不对。洛萨玩嗨了一样在他面前上下翻飞,羽毛不要钱似的泼洒着,不知道的人远远看去看肯定以为是一颗奇形怪状的彗星在绕着塔飞。他托着下巴想了想,一下蹦了起来:洛萨在掉毛!!!

       迅速回到房间,卡德加拿起笔在稿纸上涂画起来。他可没想到这个魔法的副作用居然是掉毛,以这个速度掉下去离秃就不远了,无论是一只秃了的狮鹫还是秃了的洛萨都太惊悚了,而且后者还会干出更惊悚的事情。卡德加打了个冷颤,加快了笔速,他一定要在玄幻片转型成恐怖片前把洛萨变回来。

 

 

       洛萨使劲握了一下拳头,虽然变成狮鹫只有不过半天的时间,而且自己用翅膀飞翔的感觉也不错,但果然还是人身最好。他仔细检查了身体,确保没有多出一条尾巴之类的。

     “洛、洛萨。”卡德加朝他不自然地笑着,怀里抱着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关于整件事我很抱歉,所以这个附了强化魔法的头盔算我的赔礼,请务必收下!”

       洛萨接过头盔,有些玩味儿地看着小法师,“我记得某人之前明明说过这都是我的错来着?”

       卡德加冷汗都要滴下来了,他避开洛萨的目光,僵硬地说:“刚才我收到传信,前线有了新的动向,他们正在等你回去。”完了,他叫苦不迭,现在又加上一条谎报军情的罪名。

       一牵扯到战争,洛萨立刻认真起来,卡德加画好传送阵,瞅了一眼站在阵中心的人,对方拎着那个头盔丝毫没有要带上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个不要命的决定。在咒语发动的前一瞬,卡德加劈手夺下洛萨拿着的头盔把它扣到了对方脑袋上,又向后一跃跳出传送范围,所有动作电光石火间完成,像开了挂似的。洛萨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传送走了,到暴风城时表情还处在定格状态。

       卡德加心情悲凉地收拾着东西,已经做好了因为对摄政王的头发图谋不轨而被通缉的准备。这绝对是自己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后要是有谁为自己写传记的话,这一章的名字他都替人想好了,就叫《一个变身术引发的悲剧——法师卡德加的第二次人生转折》。




评论(8)
热度(57)

© 剥个枇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