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大富大贵

【魔兽】一个变身术引发的悲剧—2(洛萨/卡德加)

*洛萨变狮鹫是群里的梗,本来是个肉梗但是我不会写肉。

*逻辑有问题、文笔喂狗、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错。

*不玩游戏,只看了电影。


       洛萨觉得他妹妹有点奇怪,当然,介于前些时间发生的事她表现的不同往日也完全可以理解,但今天的她格外奇怪。当塔莉亚自他回城后第五次用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他却欲言又止的时候,洛萨终于忍不住了。

     “我头上有东西吗?”

       塔莉亚愣了一下,非常诚恳而认真地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还以为我脸上有一个鸟喙呢。”

     “鸟喙?”

     “···没啥,刚才在卡德加那儿有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塔莉亚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和松了口气的样子,紧接着又微皱起眉头,“你对人家干什么了?”

     “为啥你觉得是我对他干了啥而不是他对我干了啥?虽然我一开始是想干点啥来着,但我真的啥都没干。”洛萨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感觉舌头有点抽筋。

       塔莉亚没有再盯着她哥哥看,而是转身揉了揉眼睛,让他往后挪挪,离房间中央流光溢彩的水晶远一点,洛萨不明所以地后退了两步,心里莫名其妙。

       当他好不容易从塔莉亚那脱身后,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小瓦里安向颗炮弹似的冲了过来,一下抱住他,头不偏不倚地撞在他肚子上,“洛萨舅舅!我都明白的!”,洛萨生生把挤到了嗓子眼的痛呼压了回去,他不知道他外甥到底明白了啥。

     “洛萨舅舅,你已经为我父亲做得够多了,真的不用再这样的!”

     “······”洛萨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实在是想不通在他去卡德加的法师塔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好像他和整个世界脱节了。

     “瓦里安。”他摸了摸对方的小脑瓜,“我···”他很想问他做了什么但他问不出口,憋了一下,他硬着头皮说,“无论我做了什么,都是你父亲应得的。”

       瓦里安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眼睛里有着闪烁地火苗,“我一定不会让你和父亲失望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洛萨小心翼翼地窝在自己的房间,暂时不想见任何人,现在几乎每个人都用一种诡异地态度对待他,可他根本一点头绪都没有。他想起了卡德加,隐隐约约地直觉跟他有关。

        对于卡德加假借战争之故把他“撵走”这件事,洛萨其实是有点生气的,不过他自知自己不仅耽误了小法师的研究还把人家的塔破了个洞,所以人家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洛萨摸出那个头盔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虽然挺对不起卡德加,但要不是介于那个头盔实在有点丑而且还有点挤,不然他是不会在回到暴风城后就立刻从头上拿下来的。

     “······摄政王大人真是伤心过度啊!”窗户外面忽然传来小声的说话声,洛萨走过去,透过窗户看到上次那个被卡德加变成羊的卫兵和他同伴正在巡逻,正巧经过他这儿。

     “不止不止,摄政王大人明明是为了表明对国王忠心以及与入侵者抗争到底的决心才这样做的!”所以说我做啥了?

     “唉,虽然我不是很能理解这跟头发有什么关系,但我支持摄政王大人,我要追随他的脚步。”头发?

     “算我一个,你知道吗,我们队有好多人都这样了,城里的理发店现在还有组团优惠呢。”理发店?

    “不过说起来,这个新造型挺帅的,还挺方便,都免了洗头了。”

    “这倒是,但也有人抱怨说这样太亮了,明晃晃地刺眼······”两人渐渐走远了。

       洛萨慢慢坐回桌前,平静了一下心情,抬起手顺着脖子往上摸去,他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脖子原来那么长,等他摸到头顶时,洛萨终于接受了现实——他的头发不见了。

       这个冲击实在有点大,以至于洛萨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塔莉亚诚恳而认真地摇头以慢动作回放的方式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重播着:

     “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

       妹妹原来你早就告诉我了啊!

       不对啊!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卡德加你要和我好好解释一下!!!


评论(7)
热度(50)

© 剥个枇杷 | Powered by LOFTER